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周仲高:稳增量、提质量、优结构: 全面优化人才政策实现老城市新活力

   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是战略资源,也是高质量发展阶段城市竞争力的核心所在。当前,全国已有超过百城发布各种人才政策,出台各种人才“新政”,人才竞争愈演愈烈。从理论上看,制定人才政策的目标是要优化人才资源配置,让人才资源发挥最大效用,实现人才个体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有机统一。人才资源配置有自己的规律,这个规律可概括为三点:坚持党管人才原则、遵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遵循人才成长规律。各地政府出台人才“新政”,要遵循这个规律而不是违背这个规律,要根据城市发展定位及人才需求,有序、持续、从容、务实地制定落实人才政策。
  新时代广州担当新使命,努力在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四个出新出彩”,在全省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当好“两个重要窗口”中勇当排头兵。从人才发展来看,广州要在“保持增量、提升质量、优化结构”三方面共同发力,多维度、多层面优化人才政策,发挥市场在人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制定出台更多具有示范引领性的人才政策,形成更具城市特色的人才发展政策体系。
  第一,保持增量建设城市人才高地。数量问题是根本性的问题,没有数量何以谈质量与结构?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必须用发展眼光看待发展问题,人口、人才增量是反映城市活力的重要指标。广州是千年商都,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创新基因根植民心,集聚人口、人才资源具有显著优势。当前,全市常住人口1530.59万人,实际管理服务人口超过2200万人,人力资源丰富,是国内7个超大城市之一。近年来,广州既采用“优质服务、给予补贴、购房优惠”等“标配”政策来吸引人才,也重点围绕超大城市落户需求与政策限制之间矛盾,不断细化人才落户条件,有条件地降低落户门槛。近日,《广州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提出“完善人才积分落户政策,推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户籍准入年限在广州累计认可”政策,可谓开启了人才政策一体化之先河,将推动人才政策向标准化、优质化发展。显然,未来广州的人口、人才政策不是收紧,而应是创造条件放宽,以建设城市人才高地为目标,以有利于城市发展、有利于人口流动、有利于人才发展为标准,集聚更多的人口、人才资源。
  第二,提升质量树立标杆引领创新。人口、人才质量是城市竞争力的关键。我们讲城市竞争本质是人才竞争,其实人才竞争本质是人才质量竞争,也是高端人才竞争。就广州而言,要建设科技创新强市、先进制造业强市、现代服务业强市、文化强市,都离不开高端人才的支持。高端人才是城市人才高地的重要标杆,发挥着示范引领创新的重要功能,不可或缺。正如“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所述,城市人才竞争力关键仍在大师,在高端人才。整体来看,粤港澳大湾区人口质量整体不高,人才竞争力不强,将从源头上限制着未来发展潜力和创新空间,必须直面挑战并谋略破局。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估算,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为17.47%,低于北京29.96%、上海19.67%和浙江19.23%,更远低于世界其他三大湾区。广州的人口质量如何呢?直观感觉还比较乐观,但客观数据则能反映其短板。以人才占总人口比例来看,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平均值是26.42%,广州是25.29%,居粤港澳大湾区第4位。显然,广州未来的人口、人才政策,必须在保障人口红利、人才红利效应持续释放前提下,充分发挥科研院校集聚、现代产业体系相对完整以及宜居宜业的生态文化环境等优势,更多地关注人口、人才质量提升。
  第三,优化结构留住梦想激发活力。结构思维是一种横向思维,对结构状态及机理认识得越清晰,越能接近事物之本质与规律。广州人口、人才结构如何呢?大家对其只有模糊印象,没深入研究或单向研究是无法得出科学判断的。以人口年龄结构为例,大家直观感觉是人很多、年轻人很多、每天早上地铁很挤,但事实上,广州的老龄化速度也是很快的,程度也在逐年加深。2018年,广州60岁以上户籍老年系数已达到了18.25%。当然,人口结构还体现在其他方面,如性别结构、家庭结构、行业结构、职业结构等,遗憾的是,我们对这些重要的结构研究不深,所以对现实中真实人口的生存与发展需求了解就不透,出台的相关政策就不够“解渴”。同样地,对人才结构的研究我们也很有限。就广州来说,直观的印象是这个城市极具包容性,人文底蕴深厚、创新中又不失从容,这些潜在的特质是有利于人才结构优化的。比方说,包容性有利于人才生态圈的形成,从容创新的氛围是原创性成果生长的沃土。再比如,在现代大都市,能否重现林微因式“太太的客厅”,我们都很期待。因此,城市对人才来说,既是实现事业梦想的地方,更是享受人生幸福的港湾,优化人才政策,必须深入研究人才结构,才能让人才留住梦想激发活力,实现老城市新活力。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人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