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金凯:国家治理:国家安全的关键之所在


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重要性在201910月底发布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告中得到了系统的论述。实际上,地区及全球范围内的多重安全挑战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都提出了更高且更为迫切的要求。

纵观当下,快速变化的全球局势对国家安全正不断提出新的挑战。伴随着一些主要国家在国际政治活动中期望获取更多的权力和利益,国际组织、跨国公司、民间团体、宗教机构及权力掮客等非国家行为体也在全球事务中变得越来越活跃。而在安全方面,主要是非传统安全问题并且经常是诸如来自危机频发地区的难民涌入,以及社交媒体网络的急速发展等跨境安全问题为我们带来了各种挑战。因而,危机往往能够借助某种渠道得以转移,或者以另一种形式在其它地区爆发。许多欧盟成员国至今所面临的难民危机的根源之一就是长期以来困扰中东地区的政治、宗教和人道主义危机。值得注意的是,混乱的政治局势和中东及其它地区对难民问题的处理不当也给中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了一些新的挑战,其中就包括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恐怖及分离主义分子的威胁。

安全危机往往能够转移并带来不可预期的结果(repercussion)。如《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所报道,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分子在西班牙的抗议活动就如乘着“香港示威者的浪潮”一般,而这更是表明一场危机的影响往往能够跨越国境并导致超出预期的局面。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西方媒体及政治人士对于对香港和加泰罗尼亚抗议活动所采取的不同立场和说辞。一些西方政客和媒体“热情地”支持香港暴动分子,并不断声称他们是在为所谓“自由与民主”而战。相比之下,巴塞罗那和加泰罗尼亚其它地区的抗议活动既没有像香港动乱那样广泛地受到西方主流媒体报道,也没有吸引西方政客的大力支持。因此,鉴于某些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所坚持的双重标准,中国别无选择,只能通过坚持和完善自身的政治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来加强中国国家安全机制的建设。

此外,中美之间不断发生的争端也要求北京更加全面地审查其国家安全状况。 一段时期以来,华盛顿一直在通过一系列的安全战略报告的发布和白宫高级官员的表态反复宣称:中国不仅威胁着美国在国际社会当中的领导地位,而且也威胁着美国的国家安全与繁荣。因此,战略竞争和与中国进行对抗已经成为华盛顿事关“政治正确”的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在这样的局面下,特别是面对美国的无端指控,中国必须也只能把美国的政策变化视为不可轻视的警示,并加强其国家安全机制的建设,特别是当该安全机制在国家及地区和全球等范围内都面临着多层次的挑战之时。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中国坚持并倡导的安全概念包括整体观念、广泛合作和可持续性,并且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偏见,但是鉴于变化多端的全球形势及国际关系现状,中国特别需要优先解决新形势下国家安全面临的多重挑战问题。

首先,国家安全离不开经济的繁荣与发展。例如,中东地区的冲突和战争及其跨境影响表明,贫穷和发展不足是造成地区不稳定和危机的深层次原因。第二,预防和完善治理体系(包括加强国家安全机制)尤为重要。对此,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不仅强调广大人民群众国家安全意识的提高与加强,更是指出了人民群众的深厚基础是建设并完善中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优势之一。第三,面对多重挑战,必须同时使用国内和国际法律手段来解决国家安全问题。香港的暴乱分子恰恰是滥用了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的权利。在这方面,《世界人权宣言》就有明确规定:“所涉及的权利”应受“保护国家安全、公共秩序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所必需”的法律的限制。

这就意味着那些违反《世界人权宣言》有关规定的人必须被追究责任,而社会稳定及国家安全也必须通过法律手段加以维护。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角度看,只有加强并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并不断提高治理能力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国观智库(Grandview Institution)客座研究员。田士臣系国观智库副总裁兼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