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评价 > 详细内容

“旅游+文化+教育” 打造更加适合港澳青少年的游学活动

723日,由文化和旅游部港澳台办公室指导,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内地游学联盟主办的2019港澳青少年游学推广活动暨内地游学联盟大会在河南省洛阳市成功举办。内地游学联盟秘书处曾于20172018年组织评选,认定了两批共计68家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游学基地的认定进一步丰富了游学产品体系,提高了游学活动质量,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得到了港澳游学机构和有关方面的好评和认可。围绕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以及游学活动存在的问题和优化下一步工作,各方面代表专家积极建言献策,展开了深度广泛的交流。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李享教授表示,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是针对港澳青少年来祖国内地旅游接待的场所,这是青少年喜欢的方式,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使港澳青少年感受到中华文化,体验祖国文化,从而更加热爱祖国、更加热爱中华文化,对祖国更加有认同感和归属感。他说:“在文旅融合大背景下,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应该注入更加丰富的文化内涵。游学包括游和学的融合,我们是文旅游学项目。这个当中会融合进很多中华的优秀传统文化,包括祖国大陆现在先进的科技和文化的内涵,以一种原汁原味的学习方式来呈现给广大的港澳青少年。”

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交流处张国辉处长讲道,粤港澳本身地理相近、语言相通、文化相同,往来非常密切,特别是现在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发展期,粤港澳文化、旅游方面的合作交流非常密切。我认为,在现在大湾区合作这样一个新的时代前提下,应该继续把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这项工作做好。接下来,广东要把主题游学旅游产品进一步进行归类、细化,特别是加强对港澳的对接和联系。今后要加强粤港澳这方面的交流和合作,使产品更加系列化、更加精准化,通过这些游学旅游更好地起到人心回归的作用。

陕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对外合作与交流处处长戴卫红表示,从数据来看,我们觉得在研学这一块,整个陕西开展研学,主要还是集中在国内的研学团队,而港澳的研学团队相对来说占比比较低。为此,陕西在近一年的研学工作中,还是注重打造一些有针对性的研学产品品牌。结合陕西资源的特点,先后推出了“弘扬延安精神、追寻红色足迹”的活动,也推出了“领略关中风情、传承民俗文化”的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研学活动。他说:“因为研学还不同于一般的旅游,它面向的是一些特殊的群体,主要是学生,背景不同,知识点不同,认知也不同。在接待的过程中,还是应该有针对性地制定一些交流体验的项目和一些接待的办法。例如我们的景区,应该增加一些文化体验的教室,一些新的线上的宣传模式工具等。”

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李兴银表示,目前基地开发的游学产品很多是依靠自身的力量,旅行社参与度还不是很高,教育专家这方面涉猎的也不是很多。尤其是基地自身接待的人数不是很多,了解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基本情况的也不是很多。所以我建议,要想了解基地、旅行社、港澳青少年他们的情况,应该进行充分的调研,了解相关的情况,最后开发出适合港澳青少年游学的产品。同时,要加强宣传推广,例如影响力、知名度的提升,能不能通过建立一个统一的网站,或者一个网络平台,上面发布一些相关游学的信息,对游学的经验进行交流,甚至可以建立一些游学的人才专家库,进行一些支持。

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对外交流合作处郭继山建议:第一,以后发展游学产品方面要更加有目的性,因为我们主要针对的是港澳,目的是聚焦人心回归、培育文化认同,主要集中在这方面来发展我们的游学产品,而且要区别于一般的传统的景区景点;第二,在游学人才专业培训方面,应该加大力度,特别是相关的理论研究。现在很多游学产品用的还是普通的导游员,讲的这些东西不是针对港澳青少年的,也不是针对人心回归、培育文化认同这方面的,而是针对普通游客的,它达不到我们想要的目标。

神农架林区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明磊介绍道,2018年对游学和研学战略定位进行了提升,我们把它作为当前高质量发展旅游产品转型升级的突破口来抓,取得的效果也很明显。我建议,一是充分利用内地游学联盟,推动基地的资源和产品;二是发展资源共享、信息互通、合作共赢的工作格局;三是加强与港澳的对接,比如多组织一些互动活动;四是发挥旅行社中介组织的作用,疏通客源渠道,真正打通港澳游市场;五是给予游学基地一定的政策和智力支持,使智力支持指导基地规划设计。

旅游学库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关锦智表示,“很多基地没有接待香港、澳门学生的经验,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宣传。在这块,能不能有一个统一的宣传平台,把这些信息向港澳学生推广,让他们知道我们国家有这么好的游学基地。此外,很多游学基地都没有粤语讲解员。香港现在的教育都有学讲普通话,但是有一些地方的地域关系,他们的方言口音非常重,有时候他们听不懂,听不懂就没有兴趣,这样就浪费了学习的机会。长远来讲,还是希望配比一些会粤语的讲解员。”

爱学游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玉忠指出,很多游学基地不了解香港的需求,无法建立持续性的联系。香港的学校去研学基地以后,如果他很有体验感,产生很好的效果,他会每一年组织学生过去。一些出名的品牌,比如我们一直想去腾讯参观,安排的比较辛苦。但是有一些新的品牌,我们做研学基地的,也是透过新的研学基地引导市场,去看一些不同的体验项目。这一点,研学基地的体验课程比较有针对性,而且未必需要太多的重复性,因为研学基地的内容很多都是重复性的。香港现在在推大湾区,我们未来有20万的学生会去大湾区。离开大湾区这个角度,再往其他长远的地方去,西南西北的地方比较少。长线和短线比是一比三,如果说到广东省有三个学生,那么广东省外只有一个,北京、上海(华中地区)这块比较多,西南部比较少。今年香港和四川有一个合作,通过“一带一路”和西部通道这些主题性的牵引过去,这方面可以加大工作。

亚洲旅游交流中心主任崔素香讲道,我们把孩子和老师带到内地的有关省份,这里面体现了发展的一个方向,利用游学的线路和产品怎么进行国情教育。这是参与游学活动有关学校和游学机构特别重视的方面,也就是发挥游学在国情教育方面的独特作用。这是一个趋势。对接姊妹学校,通过一对一的配对,能够让学校之间、师生之间有更加深入的了解。同时,也是建立港澳学校和内地学校情感上比较深入的交流。很多港澳中学学校和内地高校之间也在建立深度的合作,让更多的孩子升大学的时候了解更多内地大学的情况和大学生的生活。

澳门中旅旅游业务部副总经理卜伟文表示,现在在游学的线路推介方面,主要还是以学校的要求为主,旅行社尽量配合满足。他们有很多地方不了解,比如现在有68家游学基地了,网上系统资料很少。我们游学联盟也可以按地区、按主题来分别做成小册子,专门介绍游学基地的特点,然后由港澳游学机构分发给各个学校。这样的话,更便于我们给他们推介游学基地的产品,更便于把游学的线路结合在里面。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刘伟研究员强调,港澳的学生来内地除了观光之外,更重要的是跟内地的人交朋友,这个越来越重要,所以应该增加交友内容和社会实践的内容,这个过程可以提高游学学生的感受。各个基地和附近的文化科技资源协同,跟各个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协同。新一代港澳青少年跟十年、二十年前不一样,他们的需求需要专门的研究。从全面层面来讲,需要研学旅行的智库,研学旅行的智库是各方面的,不光是港澳的。整个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在全国范围来看,他应该是整个中国研学旅游事业的排头兵,并且可以成为国际性、开放性的平台。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方忠权教授建议:首先要明确我们设立港澳青少年内地游学基地的核心宗旨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所以课程的设置应与这个密切相关。其次要把研学旅游产品课程化,如果不课程化的话,仅仅是卖点票和做一个讲解,由于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他搞不懂这个。就像上课一样,课本的东西要备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