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金凯:美国正在寻求终结当前的国际体系吗?


摘要:中国经常被当做一个“修正主义国家”而遭受批评,但事实上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对当前的国际秩序更为不满。

 

在我过去的教学当中,我曾经准备了一个草图以帮助我的学生们能够直观地理解在当前国际体系当中仍占主导地位的美国“建设性地接触”不断崛起的中国的重要意义。自1970年代以来,中国在该体系中扮演着愈发积极且重要的角色,即便近年来中国正在寻求该体系内的变革。显而易见,现有的制度安排,特别是一些不合理的部分并不总能够符合中国持续不断增长的国力需求。即便如此,与世界大战之前的日本、德国所不同的,中国并未疏远甚至退出当前国际体系,也并未挑战该体系当中的一些极为重要的构成要素,例如自由贸易、多边机制、和平解决国家间各种冲突的原则精神,等等。相反,中国一直以来都在尽力维护这些要义。

简单地说,这个草图是一个稍加诠释的权力金字塔:美国处于权力结构的顶端,其下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大国。这个草图从理论及结构上推论三个主要力量将最终决定中国在世界权力结构中的“位置”:向上发展的中国崛起的力量(F1),以及两个相反方向的水平作用力,即占主导地位的国家亦即美国所主动采取的接触(F2)与脱钩或遏制(F3)。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权力金字塔结构乃至国际政治现实中,目前美国仍是享有最大份额权力资源的国家。在一个简单的理想状态下,当不断崛起的中国仍被接纳为当前体系内的一个活跃的行为体及伙伴时,接触中国(F1+F2)将能够帮助稳定当前体系及权力结构。但是与快速崛起的中国脱钩甚至是遏制中国(F1+F3)则有可能为该体系以及中国制造困局,甚至将中国推向当前体系的边缘,从而让中国陷于是否需要另起炉灶构建一个新的国际体系的两难处境。

 

(草图作者:金凯)

当然,这仅仅是一种理论上的简单探讨,而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但其背后的逻辑即接触一个崛起中国将能够确保对话与协调的窗口常开应是清楚而明确的。

然而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几乎让两国关系的各个方面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包括外交协商、民间对话、以及学术交流。而最值得担忧的是这样的一种以前从未出现的局面:两国建立外交关系40年来,尽管双方特别是在经贸方面变得更加相互依存,但如今美国可能正在寻求放弃接触中国,或者至少在一系列战略议题上消极接触甚至遏制中国可能已经成为华盛顿政策建议者及制定者们认真考虑的选项之一。这似乎是中美建交40年以来头一回出现的局面。与此同时,从一个更大的视角观察,国际局势正变得更加复杂甚至带有一些有戏剧性。

在当前的国际体系当中,美国仍享有事实上的领导地位。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罕在刚刚结束的第十八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对这一点也进行了特别的强调。但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治下,美国自身的表现却将美国仍占主导地位的国际体系的困境表露无遗。荷兰学者卡茨·穆德(Cas Mudde)认为“特朗普主义”秉持了“集权倾向、本土主义、民粹立场”等主张。而事实上,正是这些带有“特朗普主义”色彩的政策主张与实际行动在国际体系特别是所谓西方自由秩序当中制造了某种体系的混乱。那么,这样的一个疑问就不可避免:美国究竟是如何看待当前的国际体系及秩序?疏离、脱钩、甚至是驱逐一个正在变得愈发强大和自信的中国是否是美国人企图“重启”甚至是“终结”当前国际体系的序幕?

当前国际体系确实面临着一系列问题与挑战,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如何与其他国家一道,共同协作以解决问题,而不是破坏甚至是终结当前体系。对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就目前中美之间的困局进行了如下的深刻阐述:“美国有必要建立一种新的认识,即将中国的愿望融入现行的规则和规范体系当中。这一切的底线在于美国和中国需要共同努力,当然也包括与其他国家一道,使全球体系跟上时代的变化,而不是颠覆该体系。”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关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