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曹佳斌 陈再齐:以消费提质升级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消费是最终需求,既是生产的最终目的和动力,也是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直接体现。中共广东省委十二届六次全会指出,狠抓消费和投资,多渠道扩大内需。广东要牢牢扭住“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这个牛鼻子,以消费提质升级为着眼点着力点,明确主攻方向,精准施策,全方位多层次激发消费市场潜能,强劲有力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加速跑”。

消费提质升级是助推我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石和动力源泉

高质量的发展需要以高质量消费作为基石。高质量消费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社会的公共需求全面快速增长、服务型需求全面快速增长、新型需求全面快速增长。消费需求已成为广东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稳定器”和“定盘星”,以消费提质升级为引领,激发市场经济活力,有助于加速供需两端变革正向循环激励,增强最终需求对供给侧的牵引作用,实现供需两侧的螺旋式良性互动,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在出口面临较大不确定性,投资增长持续承压的情况下,广东以创新高品质产品和服务消费供给为强力抓手,着力加速培育新消费作为经济发展新活力新动能,除有助于优化国民经济重大比例关系,还为未来经济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持续强劲动力。

消费提质升级是巩固消费基础性作用的必然要求和有效路径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广东消费市场繁荣活跃,市场规模保持平稳增长,居民消费结构稳步升级,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广东仍要紧紧握住内需市场这一宝贵稀缺资源,并充分发挥经济体量大、发展韧性好、产业链条较为完备、企业应对市场变化能力强的独特发展优势,持续深挖消费市场潜力,培育壮大消费市场,可进一步巩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强力引领和支撑地位,继续释放经济平稳运行的“压舱石”功能。

明确主攻方向,精准施策,全方位多层次激发消费市场潜能

当前,消费领域发展仍存在不少“痛点”“堵点”,居民消费结构优化空间广阔,重点领域消费市场未能有效满足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消费政策体系尚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和预期改善。为此,广东要实现消费提质升级,必须坚持问题导向,以消除体制机制障碍、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明确主攻方向,精准施策,全方位多层次激发消费市场潜力,奋力开创广东经济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一要让消费者“愿消费”。构建更加成熟的消费细分市场,多渠道培育壮大消费新增长点,以突破深层次体制机制障碍为着力点,保证基本消费经济、实惠、安全,培育中高端消费市场。创新消费产品和服务供给,要综合应用金融、税收、补贴、政府采购等多种政策手段,支持新技术、新产品加快应用和商业推广,加快提升信息产品供给体系质量,建立绿色产品多元化供给体系。进一步放宽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积极引导鼓励社会资本进入文化、娱乐、体育、教育培训、养老、托幼等居民需求旺盛服务领域。引导消费新业态新模式有序发展,加快建立健全适应平台模式、共享经济等创新发展的法律法规,积极培育网络消费、体验消费、智能消费、时尚消费等消费新热点。促进农村居民消费梯次升级,加快农村吃穿用住行等一般消费提质扩容,推动电子商务向农村地区进一步延伸和覆盖,鼓励和支持一些消费新业态新模式向农村市场拓展。加大生活性服务领域有效有序开放力度,逐步放宽放开对外资的限制,吸引全球知名消费品牌的企业来粤投资和发展。

二要让消费者“敢消费”。加快建立健全高层次、广覆盖、强约束的质量标准和后评价体系,大力实施标准化战略,推动服务业加快制定基础和通用标准,带动行业提升标准水平。建立产品和服务消费后评价体系,完善全过程产品和服务安全防范机制,建立健全消费环境监测评价体系。强化消费领域企业和个人的信用体系建设,加强消费领域信用信息采集,完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加大对扰乱市场秩序、侵害消费者权益等行为的执法力度及食品、药品等重大经营违法事件的处理和惩治力度。提高消费者主体意识和维权能力,健全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部门协作机制。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提振居民消费信心。

三要让消费者“能消费”。改善居民消费能力和预期,加快构建和探索促进消费创新的政策体系。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合理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推进实施重点群体增收激励计划,拓宽居民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渠道。加强金融创新,在网络支付、消费金融、养老金融等领域为形成消费创新提供金融支持。建设和完善服务新型消费的基础设施,优化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机制,着力推进信息化、互联网及大数据等领域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支持建立健全现代商品流通和物流服务体系。建立和改善消费补贴的长效机制,合理运用公共资源鼓励新产品消费,支持符合技术发展趋势和消费升级要求的新产品和服务消费。建立必要的消费救济制度,以提升消费能力较弱群体的消费能力,减少或消除广东地区间、不同收入群体之间的消费落差。

 

曹佳斌: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陈再齐: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