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研成果 > 详细内容

【研究报告:岭南文化系列之三】岭南文化面临的时代挑战

 

岭南文化本质上是工商文明的时代宠儿,它的时尚性与特定的历史时期相联系。大约从本世纪之初开始,中国社会开始进入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经济是社会信息化时代的产物,伴随世界经济一体化而形成,是全面吸收工商文明成果,又极大超越工商文明的社会发展新时代,信息化、知识化、全球化及其衍生状态将成为时代的基本特征。

和传统的商品经济相比较,知识经济是以科学知识为本位的经济,商品价值的载体主要不体现于物质产品,而是体现在产品内含的知识元素上;形成商品价值的劳动表现为科学知识的应用和发挥,即是以科学知识为轴心的创新性质的活动。知识经济时代属于市场经济的更高层次、更新阶段,它对社会主体、文化理念必然提出新的要求。从文化本根上和现存状态上考察,岭南文化在知识经济时代会暴露出以下薄弱之处。

其一,重实用而轻理念

岭南文化的实用性、务实性,使人们看重一种行为的现实结果,人们重视物化的实在目标,追求结果的可感知、可享用性。然而这种文化对遵循什么样的理念却缺少思考想象、不屑于探究和表白。看重实用的思维特征,使人们的激情冲动、价值取向始终保持在务实、实在的方向上,这自然减少了许多发展曲折和可能有的虚浮之误;然而轻理念的一面却使人们对于应有的理论探讨兴趣淡漠。在这种文化中,不能转化为物质效用的理念与方法往往被视为无意义的东西,人们对此缺乏追逐、探究的热情。

在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曾提出埋头干事和不争论的策略,而广东人的“不争论”,更多地包含着对理念的态度,人们是不屑于谈论理念、也漠视理念,这种文化心性其实包含着对理念的轻薄,隐含着可能的理性缺失。在知识经济时代,现代科学技术的推进需要对事物运动原理作无限的追寻,创新精神也应该首先包括理念的创新。任何区域文化中理性精神的缺失,或者对理论、理念的轻视,都必会导致与时代的隔膜,有可能滑入落伍的一边。

其二,重金钱而轻科技

商业文化中,金钱是人们活动的起点,更是活动的终点。马克思曾借用“G——W——G'”表明商业活动的一般模式,其中G'是增殖了的金钱,是商业活动的目的。在商业文化中,金钱为上、金钱本位是一种简单、质朴的观念。

金钱本位观是对传统文化中官本位观念的全面颠覆,曾对传统保守的价值理念产生了消解、纠偏及改变。当年广东人提出“时间就是金钱”,就体现着这一观念,曾推动了人们思想观念的解放,而其中也彰显着金钱为上的实用观和金钱本位的商业理念,这里实际潜伏着某种理念危机。

岭南文化看重工作劳动的效率,但由于务实性的追求,效率被视为赚钱的效率,对没有把握或赚钱效率无法确定的技术性试验、科学性探索常常不感兴趣。金钱至上的意识使人们易于相信:用金钱可以交换到物质、购买到技术、吸引到人才,所以人们把做生意赚钱看得比掌握知识技能更为重要,全面自主创新的冲动有所不足。人们往往被赚钱效应遮蔽了双眼,忽视了必要的知识学习和科技探究,经济生活中可能见小而忘大,经济上的赚钱活动最终也必然缺失后劲。

其三,重接纳而轻独创

岭南文化是一种兼容型、流动型的文化,这种文化善于发现和捕捉新的信息、思想与方法,能客观地站在公允的立场评价、鉴赏新奇的技术和手段而少有主体的成见,同时看重对知识要素的接纳。然而,知识经济的要害在于科技和理念的全面创新,这种创新主要是主体能动的自主创新,表现为主体对社会创新风潮的引领和对创新成果的最先拥有。而在看重接纳、注重融合的文化中,人们却不易形成自己独创的思想理念,不易开启新的认知领地,容易导致主体自主型创新的缺失,造成当地科技、专利和文化的输出成为对外交流的弱项。在知识经济时代,自主创新意识的欠缺终归会使自身逐步丧失领先全局的内在动力。

流动性文化注重接纳、兼容与交流,善于追逐时尚,善于理念更新,但却不易形成自身的文化根柢。在根柢意识淡漠的文化中,探究事物的根源,追寻事物深层道理的冲动就少些。善于模仿而缺少自身全方位的观念创新,难于开辟独特的创新领地,就易成为这类文化的一种缺憾。

 

本文节选自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宗教研究所课题组《岭南文化的创新品格》(课题组长冯立鳌,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宗教研究所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