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周仲高:提高人口素质赢取教育红利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当前,人才资源已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从人口学来看,关注人才资源,就是要关注人口素质研究。我国人口研究聚焦点也正在发生转换,即由主要关注人口规模、生育率等方面的研究更多地转向关注人口的素质、结构和区域、城乡分布等。

人才资源之所以成为第一资源,源于其契合了世界文明演变态势与我国经济走高质量发展之路。一方面,当前世界文明正处于由工业文明向知识文明、生态文明转换的过渡阶段,文明的变革决定了发展资源的转换,工业文明依托的资源主要是劳动力和资本,而在知识文明、生态文明阶段,发展的驱动力是创新,创新所依托的是人才资源。我们要在全球新一轮的竞争周期处于领先地位,必须在知识创新与技术应用等领域取得重大突破,人才已成为这轮竞争的第一资源。正是基于全球文明演变的态势与我国所处的战略位置,我们必须主动抢占未来人类文明制高点,以技术创新、人才富集和经济强盛为依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另一方面,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的内涵丰富,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核心特征就是要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中占据高位,由原来的中低端位序逐步上升至中高端。因此,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仍在人才,只有集聚了丰富且极具创新性的人才资源,才能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才能推动我国经济加快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学界对人口素质研究的升温,始于我国人口红利的结束,人们在探寻新的人口条件下,促进经济增长的动力机制还有哪些?笔者认为,由教育投入对人口素质提升所产生的效用,可称之为“教育红利”,“教育红利”概念是对应于“人口红利”概念而提出的。根据“人口红利”的概念界定,把“教育红利”概念与人口的年龄结构相联系,认为“教育红利”指在人口的年龄结构中,劳动力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快速提高与积累的一个时期,在教育红利期内,受过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劳动力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迅速提高,从而为社会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人力资源条件。提高人口素质,赢取教育红利,是中国人口素质转变过程中的核心要务,人口发展需要与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发展联动,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国当前的教育发展战略决定着后续的教育红利获得程度。要从长远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视角,在充分尊重我国独特的人口结构基础上,深化认识我国当前教育发展战略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通过扩大教育投资,提高人口的受教育程度,从而获得持续而长久的教育红利。

要赢取教育红利,必须遵循人口变动规律,应从三方面进行努力:

一是遵循人口结构演变规律确保教育红利及时获得。教育红利的获得,是充分利用人口年龄结构演变规律的结果,因而需要在人口变化的各个阶段,准确把握人口年龄结构的现状、特征及趋势,并据之确定不同阶段的教育发展战略,从而确保教育红利的获得。

二是研判人口变动态势抓住教育红利储备机遇。教育红利是基于人口年龄结构变动为基础,通过追加教育投资而形成的,要保证获得教育红利,就需要及时跟进人口发展与变动的形势,把人口发展与教育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人口变动的过程中,存在教育红利累积的机遇期,在这个关键时期加强对教育红利的累积,就能迅速提高全体国民的受教育水平,增加人力资本存量。研究表明,当前我国正处于从人口数量向人口素质转变过程中,而这就是累积教育红利的最佳时期,随着人口素质转变的完成,我国人口红利趋近枯竭,而教育红利将开始显现。

三是创新体制机制让教育红利得到实现。人才竞争的本质是制度竞争,是体制机制的竞争。要实现教育红利,必须创新制度,通过促进人才链、创新链、产业链、财富链的有机衔接和良性互动,实现人才效率最优化和人才价值最大化,让教育红利由储备变为现实。

作者单位: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