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研成果 > 详细内容

【独家专稿】中等收入群体成长速度慢,橄榄型社会仍很遥远
——广东社会阶层结构现状分析

 

引言

广东肩负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任,扩大内需是制胜的重要战略之一。而扩大内需的关键在于提高城乡居民特别是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阶层结构成为其中重要的变量因此,分析和把握社会结构的新的变化,深入认识各个阶层的现实情况,已经成为当下一个重要而紧迫的理论和现实问题。

一 社会阶层结构的现状描述

学术界对社会分层标准有争论,目前官方在社会分层方面的表述是高、中、低收入者三个群体。至于中等收入群体标准的界定和测算,学术界也是争议颇多。本文认为,中等收入群体主要是一个经济概念,同时也是社会概念,个体收入与职业、受教育程度等因素高度相关。因此,本文从收入、职业、教育三个维度综合分析广东社会阶层结构现状。

1.收入分层——中等收入群体占27%

根据统计年鉴收入分组数据,课题组测算出广东社会分层的变化轨迹:2005-2015年,广东低收入群体比重呈下降趋势,由61.83%下降到46.78%;中等收入群体比重缓慢上升,由20.69%上升到27.07%(见表1)。从横向来比较,2014年广东城镇中等收入群体的比例比江苏略高,但低于浙江。总之,广东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在持续扩大,低收入群体在逐步缩小,社会分配结构在不断优化。但是,近一半的人口都属于低收入者,而中等收入者只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与理想的橄榄型社会结构仍有差距。

1  广东收入分层结构变迁情况(单位:%

年份

低收入群体

中等收入群体

高收入群体

2005

61.83

20.69

17.48

2006

61.38

21.47

17.15

2007

60.59

22.13

17.27

2008

59.18

23.06

17.76

2009

58.43

23.51

18.06

2010

58.44

23.92

17.64

2011

58.85

23.63

17.52

2012

56.80

25.41

17.79

2014

49.84

24.65

25.51

2015

46.78

27.07

26.15

注:2013年无此项统计数据。2014年后,统计口径有变化。2012年以前为七等分,20142015年为五等分。

2.职业分层——“职业中等阶层”占16%

职业是个人获得社会经济地位的重要途径。从人口普查和1%调查数据看,1990-2015年,广东农林牧渔生产人员由60.5%迅速减少到18.9%;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由21.8%逐步增加到32.7%;商业服务业人员由8.41%猛增到31.8%(见表2)。

在国际上,通常将国家机关、党群组织、企业事业单位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商业 、服务业人员归入白领阶层;将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及有关人员和农林牧渔水利业生产人员归入蓝领阶层。按照这一标准,2015年广东白领阶层已达到48.0%,蓝领阶层为51.6%但由于国内服务业人员以低端服务人员为主,因此,在国内研究中,基本上都把服务业人员排除在中间阶层之外,而只把机关事业单位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办事员和有关人员归为中间阶层,作为“职业中等阶层”。按这种方法计算,广东“职业中等阶层”仅为16.2%

2  广东职业分层结构变迁(单位:%

 

1990

1995

2000

2005

2010

2015

农林牧渔生产人员

60.5

49.9

37.6

30.9

24.6

18.9

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

21.8

23.3

35.1

35.7

37.3

32.7

商业服务业人员

8.4

13.8

14.8

17.9

21.0

31.8

办事员和有关人员

2.0

3.5

4.7

5.6

7.0

6.1

专业技术人员

5.5

6.9

5.9

7.5

7.3

7.7

机关企、事业单位负责人

1.8

2.6

2.0

2.2

2.8

2.4

不便分类其他从业人员

0.0002

0.0022

0.01

0.15

0.08

0.4

注: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整理。其中199020002010年数据为全国人口普查数据;199520052015年数据为全国1%人口调查数据。

3.教育分层——高中以上学历占33%

  有学者把取得了中专和大学本科阶段及以上教育文凭的人员定义为“教育中层”,把拥有高中及职高、技校等学历的人员定义为“教育中低层”,把初中及以下学历人员定义为“教育低层”。(李培林,张翼《中国中产阶级的规模、认同和社会态度》,《社会》2008年第2期)按照这个标准,2015年广东的“教育中等群体”占33.3%。“教育低层”人口比例逐步减少,高中(中专)、大专及以上学历人口逐步增加。

3   广东教育分层结构情况(单位:%

年份

初中及以下

高中(中专)

大专及以上

1990

88.1

10.3

1.6

2000

82.2

13.9

3.9

2010

72.2

18.7

9.1

2015

66.7

21.4

11.9

数据来源:根据19902000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和2015全国1%人口调查数据计算。

二 社会阶层结构的主要特点

1.社会阶层结构走向定型化

各阶层之间的界限开始清晰,阶层之间的流动性减少。目前广东中等收入群体约占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低收入群体逐步缩小,中等收入群体逐步壮大,现代化阶层结构雏形已经形成。

2.职业结构呈现三大演化趋势

一是农村人口“非农化”。从1990年到2015年,农林牧渔生产人员由60.5%锐减到18.9%,大量的农民转化为工人和其他社会阶层。二是就业构成“白领化”。蓝领职业阶层逐步减少,白领职业阶层快速发展,由1990年的17.8%增加到2015年的48.0%三是职业分工“精细化”。伴随着劳动分工的细致化和现代化,出现了许多新的社会阶层。尤其是以服务业为主体的第三产业正在以社会需求为导向催生出越来越多的新职业。

3中等收入群体渐成社会主流

中等收入群体逐渐成长和壮大,在社会生活中占据逐渐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一是中等收入群体在比重上的增加,彻底改变了传统社会结构的格局。二是中等收入群体的社会影响力日益扩大,越来越成为促进社会经济、保持社会稳定、推进文化发展的重要力量,近十多年来生活方式和消费方式的变化,明显呈现出一种向中等收入群体靠拢的趋势。

4.充满活力的阶层关系正在形成

第一,社会成员整体地位上升,各阶层均能分享到发展成果。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近十年间增长近2.2倍;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十年间增长2.6倍。第二,自致性因素对个人社会地位获得的影响在增强。先赋性因素对个体获得机会的影响不断减弱,个体的社会地位越来越取决于后天的努力。第三,上下阶层之间的断层,正为不断涌现出来的新的阶层所弥合。阶层分化不断细化,原先两大阶层间社会地位的重大差别,不断分解为众多中间阶层相互之间相对较小的差别。

三 社会阶层结构的主要问题

1.中等收入群体成长速度过慢——两年增加一个百分点,橄榄型社会仍很遥远

目前,广东中等收入群体只占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而低收入群体约占人口的一半。中间明显偏小,底层明显偏大,离橄榄型结构还有很大差距。更让人担忧的是,中等收入群体程度发展速度太慢,从2005年到2015年,11年间只增加了约6个百分点,平均每年只增加0.5个百分点。

2.社会成员向上流动机会减弱——教育对社会流动的正向效应在弱化,家庭地位代际传递在增强

当前,社会成员向上流动的机会正在减弱:一是高校毕业生就业优势和社会声望优势都在减弱。本应是中等收入群体最重要的后备军,但由于就业难,大学生“最有可能成为社会新底层”。二是城乡教育差距压缩了农民群体向上流动的空间。农村与城镇在教育方面的差距是全方位的,无论硬件设备还是师资等软件,两者都无法相提并论。三是家庭地位的代际传递不利于低收入群体向上流动。家庭背景对子代社会地位获得有很大影响。父母处于较低的社会阶层,其子女处于较低阶层的可能性更大。四是人的城镇化步履艰难。从政府的角度看,由于财力不足,难以为异地务工人员提供足够的公共服务;从个人的角度看,城镇高昂的生活成本,阻碍着农业转移人口真正融入城镇社会。

3.职业结构滞后于产业结构发展——第一产业滞留过多的劳动力,职业结构不能适应新产业发展的需要

职业结构与产业结构关系密切。2015年第三产业比例为55.9%,而就业比重仅为36.9%,职业结构明显滞后于产业结构变化。这说明了两个问题:首先,第一产业吸纳过多的劳动力,而二、三产业却吸纳劳动力不足;其次,劳动力从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再向第三产业转移过慢。职业结构不能很快适应新产业发展的需要,无法及时提供适应新产业要求的劳动力,从而对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产生制约效应。2015年,广东农业从业人员占劳动力的22.1%,却只创造了4.6%GDP

4.社会阶层秩序尚未完全建立

一是各阶层成员缺乏阶层归属感。二是阶层利益博弈机制不完善。弱势群体在资本、知识和利益表达方面明显处于劣势。三是层际关联度呈现弱化的趋势。随着社会分化加快,阶层之间的有效整合变得非常困难,同时,由于缺少一种普遍认同的公共价值观,广泛弥漫的社会心理失衡阻碍了各个阶层对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达成共识。

 

本文节选自广东省社会科学院课题组《广东社会阶层结构现状与建设橄榄型社会战略研究》,组长、执笔: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梁理文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