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张金超:深入发掘廖仲恺史料

廖仲恺是近代民主革命家,中国国民党左派领袖,孙中山的亲密战友和得力助手,也是促成国民党联俄战略和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关键人物。他本人留下了不少的史料,值得进一步深入发掘。

史料出版概览 

1926年,国民革命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部印行《廖党代表讲演集》,这是最早的廖氏著述单行本。内收《救国三要件》《作事必须有恒心》《学生当耐受军事训练》等7篇讲稿。同年,由谭延闿题写书名的《廖仲恺集》(其他出版事项不详)面世。这是最早的廖氏集子,但比较简略,收文较少,仅收录25件作品,这与廖氏的历史地位不太相称。

至1963年,中华书局出版了中国科学院广州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历史研究室(今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的《廖仲恺集》,全书收录廖氏论著、函电、演说、公文、诗词等70余篇,近20万字。20年后,中华书局将《廖仲恺集》增订再版,作为“中国近代人物文集丛书”的一种,增补1923年以后廖氏佚文60多篇,4万多字,内容逐渐充实,底本来源更为广泛。

1985年,人民出版社刊行了尚明轩、余炎光编的《双清文集》,上卷即《廖仲恺集》,共收录廖氏著述444件,篇幅大大增加,尤其在“公牍”部分有大的补充。

关于廖仲恺的零星佚文,学界也时有刊布。如贺跃夫翻阅了20世纪20年代广东地区出版的旧报刊,找到佚文10余篇,并指明《广东省政府公报》上仍载有70余篇,近2万字。段云章、倪俊明介绍了廖仲恺于1922年3月6日在广东第二次农品展览会上的演说词,并深入探析了该文的蕴义。

1991年,陈福林、余炎光著的《廖仲恺年谱》问世,编者尽力搜集了海内外的有关素材。

以上所述,即为近百年来廖仲恺史料整理出版的概貌,新材料不断涌现,内容不断充实。但在当今学术交流日益频繁、新材料海量刊布的景况下,仍有扩充的空间和可能。

扩展发掘方向 

当下对廖仲恺史料的发掘,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近代史资料浩如烟海,品种成百上千,尽管前辈学者在编纂廖氏文集和年谱时,做了力所能及的搜集,但囿于生活时代和科研条件,难免有遗珠之憾,上述佚文的发现即为明证。近年来,笔者在查阅广州《民生日报》《广东群报》、上海《中华新报》《时报》《新闻报》、香港《华字日报》、新加坡《新国民日报》等过程中,时常能看到关于廖氏的新材料。

廖仲恺早年留学日本,加入中国同盟会,“二次革命”失败后,流亡东瀛,后加入中华革命党,成为骨干。他又于1922年、1923年两次访日,因此,日本方面必定会有相关资料存世。实际上,早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学者山田辰雄就表示,研究廖仲恺要注意搜集日方的材料。今天条件基本成熟,中日学术界交流热络,学人于此方面用功,将会有所发现。

“台北中国国民党文化传播委员会党史馆”是收录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的资料库。已版廖氏文集和年谱成书较早,对之采撷不够。尽管之后已有学人加以引用,但目前对之还缺乏较为系统的整理。仅据该馆“上海环龙路档案”和“五部档档案”目录统计,两档内就收录有廖仲恺的史料百余件,对此大力挖掘,定将有重大收获。

除却继续搜寻廖仲恺的佚文外,各方致廖氏的函电、各方对廖仲恺的评价或回忆文章、各类报刊对廖氏活动的报道等,多有学术价值,均有利于推进廖仲恺研究的深入与拓展。新形势下,一部内容更加详瞻、面目一新的廖氏文集和一部材料翔实、体例详备的《廖仲恺年谱长编》呼之欲出。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孙中山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