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詹双晖:文化产业园区建设有待协同发展

近年来,随着国家《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等系列产业促进政策的实施,以及各地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一系列硬指标的出台,文化产业园区建设成为各级政府发展文化产业的主要抓手。目前,文化产业园区已成为我国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载体和重要主体。然而,在全国各地数以千计各种类型、各种级别的文化产业园区中,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真正形成产业聚集、产生规模效应的不多。我们的园区建设存在一系列亟须破解的突出问题与矛盾。

目前我国文化产业园区建设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主要有:

1.经济效益欠佳,真正盈利的园区只占少数。据文化部文化产业司的不完全统计,我国数量众多的文化产业园区中,真正盈利的不超过10%。据笔者对广东各地文化产业园区的调查与不完全统计,其经济效益基本面也是如此。深圳、广州等珠三角地区,粤东西北地区文化产业园区大多靠政策优惠、财政补贴,真正靠市场运作盈利的园区更是寥寥无几。

2.同质化、低端化、空壳化问题突出。许多文化创意园区由于发展定位、发展模式不清晰,园区间差异化发展不足,特色、个性化不鲜明,再加上普遍存在上项目比较随意、不注重投资回报、运作过程缺乏监管等现象,致使资源浪费、重复建设、题材雷同以及无序竞争等问题突出。大部分园区公共文化平台及配套服务设施不健全,园区运营管理模式比较低端,基本上依靠传统的招租模式运营,外加举办展览、活动创收,以及政府租金补贴及税收减免,园区运营管理机构实质上等同于二房东。许多文化产业园区,尤其是综合类创意园区,只有少数几家创意类企业,其余企业几乎与文化创意无关,有些变成美食街、购物街,甚至有不少创意园项目打着发展文化产业的幌子,行房地产、高尔夫开发之实,严重偏离创意园原有的定位。园区空壳化现象不仅普遍存在于粤东西北地区,甚至珠三角地区的一些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也沦为“商业区”、“跳蚤市场”。

3.示范园区、基地做大做强存在短板。一是产业结构不尽合理,产业层级偏于低端。核心内容产业园区占比偏低,工艺美术类、文化产品与设备类园区占比较高,综合文创设计类园区文化内涵与科技含量偏低,文化新业态、特色文化产业园区比较弱小。以现代文化产业特征较为突出的深圳为例,仅高端工艺美术类园区就占了46%,却缺少影视演艺、数字出版等类别园区,显然需要调整。二是区域发展不协调,资源配置不充分。各园区、基地呈点状分布,完全处于孤岛式发展的状态,不同园区、基地资源彼此割裂,难以共享。一方面,许多城市的大部分园区在空壳化,丰富的文化资源、充裕的发展空间以及其他资源要素却未能有效开发利用。另一方面,知名品牌园区所在的城市地域空间已经严重饱和,向外拓展难度较大,许多优秀的项目无法引入或实施,致使园区在进一步拓展、完善产业链和企业做强做大等方面受到很大制约。

这一系列问题的背后是政府较为粗放的文化产业管理体制机制以及产业政策与园区发展的现况趋势不完全相适应,成为制约我国文化产业园区健康有序发展的主要矛盾。具体体现在:

1.管理粗放,与园区发展的现状趋势不相适应。一是职权配置不合理,缺少强有力的统筹管理工作机制。文化产业涉及领域宽泛,涵盖制造业、服务业两大门类众多行业,涉及宣传、文化、发改、经信、工商、国土、城建等多个管理部门,目前各地普遍未能形成文化产业统筹发展服务管理机制,不同职能部门间、不同市县间,不同区街间、不同园区间协同不足,未能有效整合资源,形成合力。文化产业政策政出多门、政策衔接不紧密、操作难度较大、宣传力度不足等问题依然存在,尤其是项目立项管理分头,审批繁琐,给企业带来不便,也为园区适应市场竞争与转型升级带来诸多不便。二是产业政策不接地气。缺少科学严谨的发展规划,产业政策不配套,国家相关政策落地滞后,财政支持门槛过高,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政府的直接财政支持。三是标准与监管不健全。目前有些地区文化产业园区建设还缺少文化产业园区评估与监管体系,难以实行园区建设准入制度,也没有健全的退出机制,没有在遵循市场化、产业化、专业化运作模式基础上对项目建设进行规范有效的监管。

2.人才瓶颈与知识产权保护乏力是制约创意园区及文化企业创新发展的突出矛盾。一是人才瓶颈突出。从业人员素质偏低,人才结构不合理、人才区域布局不平衡问题突出,尤其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优秀文化创意营销人才、文化资本经营人才以及文化企业管理人才严重短缺;政府相关人员对文化产业以及文化产业园区的特征与发展规律缺乏认知,也严重制约了文化产业竞争力提升的问题。二是知识产权保护乏力。原创知识产权是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基础和关键,但是由于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体制不健全,知识产权体系中著作权、专利和商标在实际操作上缺乏有效的联系机制;缺乏长效主管和监管措施,公正取证难,工商举报查处时效低,公安报案力度小进度慢,打击盗版力度小,违法成本较低,导致盗版侵权行为泛滥。

3.协同发展不畅导致区域发展不协调,资源配置不充分,未能形成合力。目前我国文化产业园区、基地基本上是各自为政,不同园区之间的各种公共服务平台以及其他各类资源设施并没有开放、共享,这不仅造成公共服务平台设施的重复建设,也与开放、共享、协同发展的现代文化产业特征不相适应。实际上,区域之间、城市之间、同一城市的不同街区之间,甚至是文化产业与文化事业之间都彼此割裂发展,由于没有建立横向协同发展机制,各类文化产业资源未能有效整合,充分配置、形成合力,导致产业发展明显不协调。

通过供给侧改革,完成由粗放管理向精细管理转型,才能有效破解文化产业园区弱小散乱以及低端化、同质化、空壳化等难题,我国文化产业园区及产业发展才能走上健康有序发展轨道。

(本文系广东省打造“理论粤军”2014年度重点课题广东文化产业发展的优势与潜力研究WT1801)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文化产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